抱著期待的心情,拿出躺在抽屜裡兩個月的超便宜學生套票,拋棄了日本畢業旅行,今天就要從我最愛的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,開始這趟發現柴可夫斯基之旅。

第一次坐在這麼前面的位子(第4排)聽音樂會,有種莫名的興奮,友人形容:「就像眼前有一桌很豐盛又美味的大餐啊~

坐在這個位子,台上的一切都變的好清晰,當然,在後排的那些樂團團員我是不可能看得到他們,但台前的那些人就近在我眼前,不再是一堆遙遠的、模糊的臉孔,清清楚楚的,就站/坐在我面前。指揮的指揮棒一揮下,覺得整個人被包圍在音樂之中,音樂不斷以近距離從四面八方而來,這種感受真的是很特別。

在這場音樂會我認識了一位很棒的指揮:呂紹嘉。

和友人在中場時談論到,我修過指揮法的課之後是否能說得出一個指揮的優劣,我想我只不過是學到了一些皮毛而已,實在是無法真的說出個什麼所以然來,但我可以說我很喜歡呂紹嘉的指揮。

上半場的胡桃鉗在他的指揮之下十分精采。他對曲子的掌控非常好,他甚至沒有看譜(指揮的譜架空空如也),除了指揮棒,他整個人也都融入到音樂之中,不只全身跟著音樂(是快速小音群喔!)在震動,連手指的指尖都是他的指揮棒的一部份。

他還有一段是把指揮棒握在左手,朝下,光用手來指揮。我不太明暸為什麼,如果不用指揮棒為什麼不把它放下,而要這樣握在手裡,不會覺得卡卡的嗎?這是有什麼涵意嗎?還是怕會來不及再拿起指揮棒嗎?

總而言之,看他指揮真的是很有趣,也是種享受呢。

至於我原本最期待的柴可夫斯基有點令人小失望。

首先,我原本很高興自己的位子是在正中間,但當鋼琴ㄧ推上來之後我就發現到,這個位子根本就無法看到鋼琴家的手,讓我有點難過......我想看手啦!此外,鋼琴也把指揮遮住了,看不到呂紹嘉會如何的以他誇張豐富的肢體來指揮這首世界名曲,可惜啊!

然後就是Murara先生的演奏不如預期中好(本人倒是挺帥的)。他有很多快速音群都是一整團呼嚕呼嚕的滾下來,聽不到原本應有的「大珠小珠落玉盤」的感覺,而且還挺多錯音的(所以用呼嚕呼嚕來掩飾嗎?)。

因為坐在這麼近的地方聽,演奏家的任何聲響都聽的到。這位M先生彈琴的時候除了大大的呼吸聲外,嘴巴還會跟著唱旋律,根據我觀察發現,大致上以兩種發音來唱:ㄅㄚㄊㄨ,我強烈懷疑他的另ㄧ項樂器專長就是長笛吧?

今天很高興聽/看到呂紹嘉的指揮,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,整體來說,今天呂紹嘉的部份勝過了M先生的柴可夫斯基。最後,樂團也演奏了encore piece(忘了是什麼曲子),符合本場音樂會主題「致親密的朋友」,把這首曲子獻給了最近上天國的帕爺爺,為音樂會畫下了美好的句點。

 

【音樂會簡介】

 曲目
Tchaikovsky: Nutcracker Suite, Op. 71a

Tchaikovsky: Piano Concerto No. 1 in B-flat minor, Op. 23

Tchaikovsky: Symphony No. 4 in F minor, Op. 36

 

演出者
Conductor: 呂紹嘉

Piano: Roger Murara



peywen9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